鹿鼎记2粤语

鹿鼎记2粤语

 细绎经旨,则桂枝降胃之功用,更可借善治上气咳逆吐吸而益显也。而方中未加入者,因其收涩之性与大便燥结者不宜也。

诊断据此证状脉象观之,不但阳明胃府之热甚实,即肝胆之热亦甚盛。 服中西药皆无效,因来社求治于愚。

效果将药三次服完,其热稍退,翌日病复还原,连服五剂,将生石膏加至八两,病仍如故,大便亦不滑泻,病家惧不可挽救,因晓之曰∶石膏原为平和之药,惟服其细末则较有力,听吾用药勿阻,此次即愈矣。病因举家数口,寄食友家不能还乡,后友家助以资斧令还乡,道路又复不通,日夜焦思,频动肝火,时当孟秋,心热贪凉,多食瓜果,致患下痢。

诊断此因饮食减少,生血不足以至经闭也。问其二便,言大便两日未行,小便微黄,然甚通利。

治此证者,当投以清肝、降胃、培养气血、固摄气化之剂。 证候食后停滞胃中,艰于下行,且时觉有气挟火上冲,口苦舌胀,目眩耳鸣,恒有呃欲呕逆或恶心,胸膈烦闷,大便六七日始行一次,或至服通利药始通,小便亦不顺利。

 仲圣若不知黄胆之证兼发于胆,何以若斯喜用少阳之药乎? 证候初因恶露下少,弥月之后渐觉少腹胀满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