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里梨夏史上

麻里梨夏史上

经曰∶呕多,虽有阳明证,不可攻,攻之为逆。大凡膏粱积热,口臭唇焦,牙龈腐烂,多用此方,以荤腥能伤血分耳。

柴胡羌活汤即小柴胡汤加羌活。总之,此经之病,用不得此经之方法正治者,亦名坏症。

阳明病潮热,大便微硬者,可与大承气汤。升麻干葛汤干葛石膏汤俱见寒热。

 用寒,则碍厥冷。然发热呕吐,尚非承气症,故用大柴胡汤。

姑略陈之。 嗟夫,常病用常法,夫谁不知。

赵嗣真曰∶仲景论两感为必死之证,而复以治有先后发表攻里之说继之者,盖不忍坐视而欲觊其万一之可活也。若果有燥屎,可攻之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