仁科白华番号封面

仁科白华番号封面

加入白术以利腰脐,茯苓以通膀胱,则邪从外入者即散。为之医者,复昧其内伤之因,惟治其外感之病,正气益亏,邪气愈旺,非变为痨瘵之,必成为怯弱之疾矣。

气血既衰,又少有微邪,身欲自汗,邪又留而不去,两相争斗,拂抑皮肤之间,因而作痒,不啻如虫之行,非真有虫也。闻酒香而生憎,饮美酝而添疼,此乃感酒毒而成者也。

倘肾中无火,则大肠何以传化水谷哉。此热乃肺气之虚,不能敌邪而身热也。

心肾两动,则二火相合,岂能久存于中。夫骨最坚硬,湿邪似难深入,何竟入于膝乎?

加益智以防其遗,加肉桂以引其路。然水入膀胱,清浊之分,全责其渗化之奇,今因湿热不能化,非膀胱之病乎。

雷火喜劈木者,以火从木中出也。故肾中之津到于心即化为汗,何能上济于廉泉之穴,以相润于口舌之闲乎。

Leave a Reply